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智慧洲

zhihuizhouwjq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好厉害啊!活生生地把尊贵上师弄成弱势群体!  

2015-02-06 12:23:51|  分类: 心语感悟(原创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【本文转自《智悲海音》杂志第16期】这是一篇令所有自称为居士、弟子的人深思的文章。

        说其深刻,深刻到找不到一幅合适的图片来搭配;说其内涵,涵盖了弟子百态,暴晒了阴暗自我……

        仓央嘉措说,世上除了生死,哪一件不是闲事!

        上师,我回报给您的是什么?  掩卷,自问,自醒,自警……

       共勉。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管理员  

      在很多人的心里,都以为“上师”是一个特别尊贵的身份。你看,虽说三百六十五行,行行出状元,但上师可跟别的人都不一样啊。历代以来,只要推崇佛法的朝代,就连皇帝都对自己佛法的上师恭敬有加。据说以前藏地的某些藏王,为了表示对上师的尊重,甚至把自己的头发散开,铺在地上,恭请上师踩踏着走过去。足见上师有多么威风呀,他说什么,当弟子的就都得依教奉行。以上,是很多人对“上师”这份“职业”的猜想,按正常道理来说,也确实该如他们所想的这样。但事实上,上师们其实被我们生生地变成了“弱势群体”。
  
  以前看过一位上师的自传,谈到自己被认定为转世活佛后,很小的年纪就得坐上高高的法座,一坐就是多个小时。法座弄得那么高,坐起来一点都不舒服,而且自己还得被很多人一直盯着。他说,他必须得从那么小就开始接受一件事,“别的人都可以有隐私,但我不可以,我必须完全开放,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私。我的任何一个动作,说一句话都有人看着”。他唯一可以自己独处的时候,居然是在厕所里。很多年后,他依然记得小时候那种被挟持开放的无助感,这令他在培养另一位活佛时,尽量避免那些的不乐意的经历重演。
  
  又曾听说,亚青寺的某位活佛到深圳去弘法,当地的某些“大”居士就前来迎接。活佛每次去深圳都是住在这个人家里,这次就想改住另外一位居士家里——那位居士已经多次邀请活佛,出于利益对方的想法,活佛同意了。但他没想到的是,他这么一同意,那位大居士就气不打一处来了!扭头就走,再也不搭理活佛了。后来弄到什么样的程度呢?弄得活佛亲自到他家里去道歉。可就这样,还不解气,直接把存折(好像是活佛在当地的汉族管家)翻出来,扔到活佛面前说:我不管了,你自己管吧!
  
  我也亲眼看到过,有位堪布到重庆弘法,观察缘起后,对自己的弟子说想放鸟。结果弟子跟他讨价还价,说放鸟的话要到山上去,大家放生就很不方便了,还是放鱼吧。
  
  我还亲眼看过,亲耳听过,有弟子老问自己的上师:你到底是真上师,还是假上师啊?(据说这种人还不在少数)还有还有……很多的弟子最初依止自己的上师时,对上师非常恭敬。上师说什么都听,特别像一个好弟子的。可时间一长,就开始观察上师不圆满的地方。比如吧,上师不能说他,说得重了,当弟子的马上就来气了,回敬道:“你就不能对我客气点?”
  
  看到这里,大家别光只顾着笑话别人。自己摸着自己的良心,问一问,上师讲的话,你都听进去了的吗?还是选择性的,一部分听,一部分不听?是不是上师对其他师兄好点,你心里不舒服,觉得原来上师还是有分别心啊!又或者,拿书中对上师的种种描述,跟自己的上师对比:他这条好像没做到!抑或你的导师对你很好,已经可以打八十分了,你却硬要人家做到一百分。非要他认为你很重要你才高兴!——哇噻,原来你比你的上师还厉害,上师还得看你的脸色行事?
  
  上师,真的是一个弱势群体。他们本来不是的,可我们太“厉害”了,把他们生生变成了弱势群体。
  
  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,上师其实不好当的。表面看起来风风光光,但其实真要说起来,没有哪一个上师没受过弟子的气的。而且上师们其实根本没有自由可言,我跟李师兄一起放生就特别明白这一点,来参加放生的师兄们每一个心里都有不同的想法,每一个热心点的师兄,都希望上师能按他们说的去做。他们其实挺好心的,但假如他们的想法全都采纳,那放生真就还没办法继续了。
  
  上师就是这样,他底下的弟子太多了,所以底下的声音也就太多了。每个人都是一种想法,而作为佛法的导师,他每个声音都必须要去照顾。久而久之,他所做的很多事情,都已经不是他可以决定的了——基本都是他底下的弟子决定的。记得就是我看的那本某位上师的自传里讲过,当那位上师成长到十几岁的时候,他迫切希望到自己根本上师那里去修学,但他自己寺庙里的管家还有很多寺里人高级僧侣,都希望他能四处云游以得到人们的供养,这样寺里的开销就不必犯愁。这令他非常苦恼,他多么希望好好地修学佛法。后来他是怎么做的呢?在一次出游的时候,他在半夜骑着马逃跑了。一路躲躲藏藏,费尽力气才终于跑到自己根本上师那里!你看,没哪位上师日子是过得舒坦的……
  
  最可怕的是,弟子们生活里极细微、极荒唐的事都希望能得到上师的照应。梅梅就亲眼看到她师父翻看手机短信时,里面有这么一条短信:“师父,我念经的时候,背部发凉,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附上身来了啊?”然后她心里就琢磨:你觉得凉,加点衣服部就行了,干嘛没事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儿?估计她师父也觉得这短信有点荒唐,没回。可没回,那弟子就不断发短信。她师父就不断告诉弟子“没事”,可弟子不断告诉她师父“肯定有事的,我该怎么办啊?”就这样,那弟子就跟她师父耗上了……不管她师父叫他念经或是祈祷,还是保证会加持弟子,全部无济于事,不管不顾就是耗上了……
  
  上师真的太不容易了!同样的生活,让你来过的话,没几天你就会想发疯!
  
  如果要用一个比喻来讲的话,这就好像是:你看到一个很需要帮助的人,跑过去帮助他,结果他跟你说:你要帮就要好好帮哦,你要帮到我满意才可以哦。然后你说:好,没问题。
  
  等到你帮了一段时间之后,他就跟你吼:你怎么不好好帮我啊?!你要让我满意才可以!既然做不到,你当初干嘛要帮我啊?!
  
  上师是弱势群体。但,都弱势到这种程度了,还肯一直为我们付出,只证明一件事:他是真的慈悲我们。
  
  另外有位活佛,在他圆寂之后,他的亲属写了一本书,在里面披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事:那位活佛因为某些人创造了很不好的缘起,导致他的弟子们流失了很大一部分,而剩下的弟子也对他很有非议。活佛于是非常地痛苦,他觉得自己活着的唯一理由,就是弘法利生,就是帮助众生。可他活着的理由现在不存在了,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,他甚至想要自杀!他的亲属鼓励他到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弘法,他照做了,后来成为了噶举派的金刚阿阇黎,并且是公认的持明上师。
  
  不知不觉间,讲了这么多。
  
  其实,上师们受的委屈已经都不必提了。那是他们早已习以为常的事。他们从来不曾因为那些事,而放弃帮助我们。
  
  但,那么多智慧圆满的导师陆续离去,难道跟我们没有关系吗?很多人说到这一点时,会感叹“那是因为我们没有福报呀”。可我们没有福报的原因是什么呢?
  
  大家有想过一个问题吗?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最大比重的东西是什么?是工作吗?是家人吗?是伴侣吗?是声色犬马吗?是金钱吗?
  
  不!都不是!你只要认真回想一下就会知道,真正在我们生活中占有最重份量的,其实是妄想。是一堆轻飘飘,完全一点份量都没有的东西。但它偏偏在生命的天秤中,是最重的。
  
  这是多么具有讽刺意义的一件事!
  
  在你的妄想中,你有可能期待未来,有可能回顾回去。在回顾的时候,你还要再创造一些东西加以润色,比如你觉得当初某件事的处理不够完美,你就编造一个剧本,在脑海里把当时的那一幕重新排练。在你的妄想里,你是导演、你是演员,你构建背景、你创作剧本。所有的甲乙丙丁都得按照你的口令去做事。你威吓时,他们要显得畏惧;你精明时,他们要懂得赞叹;你努力时,他们要竞相夸赞;你伤心时,他们要前来安慰……如果他们没有满足你的期待,你就开始收集着身边人的罪状,想起你曾经如何如何对他们好,但他们却如何如何对不起你。很多的莫须有罪名都成为“对你不起”的铁证。任何细微之处,都逃不过你的法眼,福尔摩斯看到你也甘拜下风。
  
  可是,你有伺查别人过失雪亮的一双眼睛,你有深具艺术天赋的导演才能与演员功底,你却什么都没得到。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你脑海里的狂想曲,它们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或许偶尔也有出现的情况,但那就好像彩票中奖一样,机率就那么小。一辈子能中几次彩票呢?
  
  可浪费了什么?
  
  浪费了你的生命……
  
  人生的绝大多数时间,都在妄想中度过了……
  
  嘴里念着“阿弥陀佛”,心里想的却是那些剧本里的事。念个“阿”字,想着,今天晚饭吃什么呢?干脆约个朋友去新开张的馆子?念个“弥”字又继续想,上次我才请了客,这次该他请客了。念个“陀”字,你在琢磨,该怎么才能让他自动买单呢?念个“佛”,你心里灵光一闪,“是了,他要敢不买单,我就对他不客气,直接指着鼻子损他‘你XX怎么连做人的基本道理都不懂啊?!每次出来吃饭都是我给钱,当我是冤大头啊?’”
  
  于是乎,整个“阿弥陀佛”中,你都在脑海里吃饭……逼人买单……
  
  你真的是在修行吗?
  
  人们,在期待与妄想中浪费了多少时间!而现实与你的期待、与你的妄想完全有差距,甚至背道而驰时,那种打击足以令你痛不欲生。你就在自己的妄想中陶醉,然后在现实里看到妄想破灭,结局是灰头土脸地跑到自己创造的地狱里报到!受尽折磨……
  
  圣者们亲眼看着我们是如何自我折磨,如何浪费生命的。他们很想拯救我们,可是我们就喜欢迷失在妄想里,把让我们清醒的教法抛到脑后。那种迫切想帮我们,却无能为力的感受一定不好受,所以前面提到的那位活佛甚至想到了自杀。看到众生痛苦的样子,圣者们心如刀绞!能不痛吗?他们关怀我们,我们却回报以贪嗔痴。他们不断地付出着、付出着,可是却看不到我们的改变。
  
  上师厌离世间,我想我是能明白一二分的。当然了,像阿秋法王那样圆满的导师,我是没有资格揣度的。我也不敢说他的离开,就一定是因为觉得我们太顽劣。但,若一众生未得度,我佛终宵有泪痕。不管是有导师,还是没有导师的佛友们,请反复念诵这句话吧。有导师的人,是导师,没有导师的人是佛陀,他们对我们的付出难道还不足够么?我们难道不能稍微抱有一点感激之情,真正勇敢起来,佛道难行能行,妄想难舍能舍,让佛法能够走进我们的心间么?
  
  有导师对自己的弟子说,只要你们肯真心学佛,哪怕我们千百世为你们做牛做马,我们都甘愿。
  
  所以,请好好学佛!除了佛陀以及导师以外,有谁肯做这样毫无回报,受尽委屈的事情?
  
  帮助我们,是他们生命的全部意义与价值。作为回报,我们是否该把佛法当作自己生命的全部意义与价值呢?
  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